首页 > 广作产学研 > 广作大人物

叶承耀:寄于榫卯的热情

发布日期:2019-09-19 浏览次数:31
 

香港著名藏家叶承耀是全球首屈一指的明式家具藏家,华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收藏团体“敏求精舍”的两任主席。而在开始收藏之前,他则曾在哈佛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后又回香港行医,成了一位颇有名望的皮肤科医生。

叶承耀曾透露,自己拥有160多件明式家具以及一批清朝和上世纪30年代上海ARTDECO风格的家具。其中大部分是黄花梨木,还有紫檀、乌木等材质的。

陷于狂热

回溯自己的收藏之路,叶承耀感叹上世纪80、90年代的香港为收藏家提供了天时地利的条件。他的明式家具购藏达到如此规模,一方面由于自己的热情与资金实力,另一方面也与香港当年在华人世界收藏圈中的重要地位无法分割。

民国的上海,是中国民间收藏的半壁江山。解放后,大批藏家开始通过熟人在香港出售他们的藏品。于是,香港成为一个重要的中国文物集散地,上海的藏家对香港产生重要影响,香港的古董商也到世界各地搜罗珍玩。到了70年代,世界上最重要的拍卖公司苏富比在香港设立分公司。古董收藏,尤其是瓷器,在香港一时蔚然成风。

1965年,32岁的叶承耀回到香港开办私人诊所。6年之后,他从叔父那里继承了古玉收藏以及“攻玉山房”的斋号,这个斋号由清代著名书法家尹秉绶题写,为叶承耀所珍爱。

不久之后,他又加入了“敏求精舍”。这是一个成立于1960年的民间收藏家团体,会员皆为工商界及各个行业精英,入会要求很高,拥有高级别的收藏也只是其中之一,其他的,如人品、职业也在考察范围之内。敏求精舍的会员人数虽不足50人,但涉及中国古董收藏的多个门类。50多年来,他们不断举办高端研讨会、出版书籍和图录、为艺术机构提供捐助,在华人收藏界、文博界有着巨大影响。

这样的气氛下,出身世家又凭着自己的努力逐步进入上流社会的叶承耀也自然而然地接触到了艺术品。“回到香港之后事业就已经比较成功,就想找一个爱好发展,当时觉得欣赏中国传统文化是最大的乐趣了。”

一开始,他的收藏并不包含家具,而是以书画、瓷器为主。他一心想要收藏最为上乘的古董,但因为瓷器与书画的收藏在香港已经比较成熟,叶承耀想要形成自己的特点已经非常困难。“我收藏书画、陶瓷感觉比较失败,没有什么非常好的东西,于是转而收藏明式家具。”叶承耀说。

他在收藏上出现这种转向的另一个原因,是与鉴赏家王世襄的相遇。1985年,王世襄的《明式家具珍赏》在香港三联书店发行,叶承耀就此与王世襄相识。认识到明式家具之美,叶承耀开始着手收藏。1988年到1991年的三年,他几乎投入了全部时间和积蓄,收藏了68件以黄花梨为主的明式家具。现在,叶承耀在向本报描述自己当年的状态时,用了“疯狂”这个词。1991年,叶承耀在香港中文大学为这68件家具办了第一个展览,并出版图录,被王世襄誉为“世界第一本明式家具图录”。

精与全

如此痴迷于家具,究竟能获得怎样的快乐?叶承耀如此回答:“明式家具是硬木家具中艺术性最高的,它的榫卯结构是最为精巧的。”

王世襄曾为明式家具归纳了16品:简练、淳朴、厚拙、凝重、雄伟、圆浑、沉穆、浓华、文绮、妍秀、劲挺、柔婉、空灵、玲珑、典雅、清新。而它最被为现代西式家具设计师崇尚之处,则在于家具对人体的贴合。叶承耀的收藏不但重形制与设计,也重材质。在种类上,叶承耀追求“齐全”。他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我收藏的一个出发点,是尽量全。整个明朝系列桌椅床凳都收藏齐了,才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收藏家。”

早在18世纪,西方传教士就发现了明式家具的独特。1930年代,欧美的明式家具收藏达到一个高潮,很多存世不多的珍品甚至孤品,主要在这一时期被西方人带出中国,前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和波士顿美术馆,收藏明式家具最为集中。王世襄先生著《明式家具珍赏》,不少例子也源于这些馆藏。与叶承耀差不多同期收藏的有一位比利时人菲利普·德·巴盖(PhilippeDeBacker)。收藏明式家具30多年,他与明式家具商伍嘉恩保持着密切的关系,逐渐积累起100多件黄花梨明式家具及配件,曾于2006年在故宫永寿宫办展。

刚开始收藏家具时,叶承耀曾感叹:“为什么那么好的文物都被外国人收去了?那是因为中国收藏家不愿意出大价钱。”他发愿“要与他们竞争”。当时只要有好的明清家具来到香港,叶承耀都能够在第一时间看到。

曾有人劝说叶承耀:1990年代已经不是收藏的好时机,家具热兴起,价格已经拉升很多。“但王世襄先生不认为是这样,他反而和我说,正是因为价格高了,很多好的东西才会流入香港这个市场。”当年,大量的精品明清家具都从中国内地流向香港和澳门,叶承耀赶上了这个时机。他也通过伍嘉恩购藏了大量珍贵明式家具。“我收藏的95%都是由伍嘉恩女士处获得。”他说。

前往世界各国游历,也是叶承耀收购家具的途径。而至于到拍卖行购藏,“是近几年发生的事情了。”

得失之间

1996年秋,纽约佳士得举办首次中国古典家具拍卖会,世界各地收藏家三百余人亲临现场,107件拍品无一流拍,价位最高的一件清代黄花梨大座屏,以100万美元被美国一家博物馆购藏。如果以拍卖记录计,当代的中国古典家具收藏热潮正是这个时候在世界范围内兴起。

明末黄花梨裹腿高罗锅枨大画桌

2002年,纽约佳士得为他举办“叶承耀医生(攻玉山房)藏重要中国古典家具”展,展示了他的68套明式黄花梨精品。之后的2003年秋拍,这68件藏品中有40件以高价拍出,拍卖成交总额约为2262万港元。但之后的几年,叶承耀谈及此事,又表露出遗憾。“每卖出一件,我都非常痛心。”

此后他又不断有新的藏品入藏。2007年香港中文大学举办的“燕几衎榻:攻玉山房藏中国古典家具”中展示了他之后新藏的明清家具及文房珍宝。

虽然自言“收藏书画与瓷器比较失败”,叶承耀的书画收藏依然蔚为可观,只是不如他的明式家具收藏体系完整。2004年,香港艺术博物馆举办了《聚墨留香——攻玉山房藏中国古代书画》展览,展出叶承耀收藏的历代名家书画84件,其中包括沈周、文征明、董其昌、王翚、查士标、黄道周、黄慎、赵之谦、居廉、居巢、任熊、林则徐、何绍基等。与他收藏家具是趣味暗合的,叶承耀的书画收藏也以明清名家为主。

秉持着“敏求精舍”的传统,叶承耀也总愿意将自己的藏品通过展览和书籍呈现在大众面前。他也时常在家具图录上撰写研究心得。他曾经做了3年功课,希望将自己的研究心得编纂成书,但后来还是决定找专家来写。他的大部分家具都存放在一个恒温恒湿并有专人看管的仓库内。

 
推荐图文
在线QQ客服
  • 电话:

    0750-6689588

  • 何总监:

    13536205935